18禁永久免费网站下载

木楼中,巨大的浴桶热气腾腾,倒是驱逐了凉意。

土民婢女也送来了皂角、树枝牙具等等。

刚刚酒宴很是热闹,本地土产也很有几种不错的风味,陆宁多喝了几杯,回来时,汤玉娘正等他。

汤玉娘由谢家女眷陪着用得膳,回来的很早,已经沐浴过,又命婢女们换了浴桶中的热水,她则换上了雪白丝绸的睡衣睡裤,一双雪白小脚跻拉着绒鞋,显然知道要在外间留宿,出来的时候不仅仅带了御寒皮裘,也带好了“文家”的内服。

“阿爹,是罗殿妃姊姊告诉儿,可以穿这些缎服,儿收拾细软时,罗殿妃姐姐一定要我带上的,说穿起来舒服,阿爹也喜欢看……”汤玉娘看起来略有些不安,毕竟,这些缎子太光滑穿着太舒适了,造价不凡,而她身份未明,怕这位中原贵人觉得她孟浪。

陆宁顺口说:“是啊,我早说了,衣柜里衣服你们随意穿……”顿了下,什么,那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我喜欢看?

这小丫头,一直闷不做声,但阿蜜骨和自己的作派,怕都瞧在眼里了。

又看了眼汤玉娘,其实看得出来,汤玉娘很喜欢舒适精致的生活,毕竟,在逃离蜀南前,她一直是锦衣玉食尊贵无比,或许,从来到自己身边,才令她,有了回到当年舒适区的感觉。

此时,这娇艳丽人正慢慢走过来,想帮自己宽衣解带,穿着略贴身的雪白丝绸睡衣睡裤,她更显得小巧玲珑,娇弱妩媚,很容易令人生出抱在怀里蹂躏的冲动。

咳嗽一声,陆宁看着这桶热气腾腾的香汤和正走过来的小优物,隐隐想到了和五娘破戒的那晚。

心里有些热,但是,面前娇娘不是一直期盼那一刻的五娘,而是曾经某位少年才俊的爱妻,夫妻又曾经是那么的伉俪情深,只是,现在这位曾经尊贵无比肯定也有着无比矜持自尊心的官家夫人,在仇恨驱使下,已经失去了理智。

很难想象她现今真实的心理状态,每靠近自己一步,心里又是觉得多么的羞耻和无奈,又是如何的痛恨她自己现在的行为,太过不堪。

清纯美女古装写真

或许心里正在想,将自己当成复仇的工具,或是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之类的。

想想,虽然好似又有些别样刺激,心头倒是更热,陆宁心下苦笑,男人啊男人!

咳嗽一声,“我不洗了,懒得动!”

虽然个把月不洗漱陆宁身上也没有泥垢嘴里也很清爽,但今天喝了酒,实则陆宁都能感觉到,毛孔有些散发的酒气混浊,也很想泡一泡热水澡,冲去身上酒气,不过,还是别洗了的好。

“那……”汤玉娘俏脸闪过的无奈一闪即逝,娇声道:“好,我伺候阿爹休息!”

这,这是嫌我脏么?陆宁敏锐的注意到她表情变化,想来是这小优物本来觉得是被恶狗咬一口,现今,却是要被肮脏的恶狗咬一口么?

陆宁瞪了她一眼,心中就有个声音,要教教她做人,但终究,还是摆摆手,“算了,你自己睡吧,我在外面凑合一夜。”

木楼虽然有里外间,但外间极为狭小,就是下层的楼梯入口而已。

汤玉娘微微一呆,美眸立时闪过一丝慌乱,显然是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位高权重也是她复仇希望的齐国大员。

陆宁正想迈步往外走,汤玉娘噗通跪下,颤声道:“阿爹,儿,儿该死……请阿爹责打!儿,儿绝不是嫌弃阿爹脏,只是,只是儿想服侍阿爹沐浴,好生伺候阿爹而已……”

她自然是也想到了,可能心理的变化脸上掩饰的不好,被文总院看到了一些端倪。

“唉,我和你说的都白说了吗?你再想想我马车里和你说了什么,我那都是真心之言。”陆宁摇摇头,走了出去。

汤玉娘呆呆跪着,良久没有起身。

……

破晓的时候,陆宁猛地睁开了眼睛。

看着身旁倚着自己的汤玉娘,心下有些无奈。

昨夜,自己靠坐在木楼墙壁上养神的时候,汤玉娘走出来,什么话都没说,也曲膝坐在自己身旁靠着墙壁,只是轻轻倚在了自己身上,又将拿来的狐裘,盖在了她和自己两人身上。

自己想说话,她只是轻声说,“奴不敢自己睡,有些怕……”

不知道她是真是假,但看她很快倚着自己睡着的样子,就算有假,也是七分真三分假了。

想来这几个月,她经历惊天巨变,更饱受各种煎熬,而要她现今孤零零一个人在某个黑屋中,没有女儿相伴,没有任何声息,对她真的是一种折磨。

不过,香喷喷的绵软娇躯,虽然只是挨着自己臂膀,碰触间却也真是妙不可言,又好似被这曾经的贵夫人现今的落难凤凰无比依恋,黑暗中成了她的保护神,又有一种绝佳的心理满足感。

陆宁却是好久,才有了困意,但好像刚刚打了个盹,就被外面动静惊醒。

锣声,突然响起。

“逸致!不要走……”汤玉娘一激灵,突然紧紧抱住了陆宁,俏脸,已经满是泪痕。

唉,陆宁轻轻叹口气,不用问也知道,逸致,是她先生的字号了。

汤玉娘已经睁开美眸,好似是美梦变成了噩梦,被猛地惊醒,看到自己抱着陆宁,呆了呆,忙不迭放开。

“我听到蛮子嗷嗷叫了!”陆宁摇摇头,站起身,“你莫怕,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看。”

陆宁心下有些疑惑,已经入冬,罗闽蛮这时节跑来,是要攻打堡寨么?若不然,地里可没有粮食抢。

“我,我想跟着你去,……儿想跟随阿爹身边……”汤玉娘懊恼的好像想咬自己一口,睡得稀里糊涂的,却是该怎么称呼都忘了。

看她样子,陆宁不由莞尔,第一次,觉得这苦命夫人,后世来说就是复仇女神,也有可爱之处,笑道:“好,那就来吧,反正我看你也不怕见血了!”

不过,她方才下意识要跟自己出去的话语倒不是作伪,想来每日担惊受怕,她实在不想一个人在小黑屋里等着自己命运的降临,哪怕是刀光火影,她也想能亲眼看到到底是什么情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