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在深夜放松自己

两个人到地下车库上了车,柳如烟暗自悱恻,暗骂自己没出息。

明明都跟他说清楚了,现在又让他碰自己。

龙飞开着车,带着她出了车库。

柳如烟忍不住问了句,“你和林总一天都忙什么呢?怎么总见不到人影?”

龙飞笑道,“保卫地球呢!”

“你就知道逗我?”

柳如烟的大眼睛瞪他。

龙飞道,“真的,没骗你。地球以后会越来越危险,哪哪都是妖魔古怪。只要地球人民安好,我辛苦点有什么关系。”

“去你的。”

柳如烟被他一本正经的神色逗得乐了出来,抿了抿小嘴,看着窗外道,“你这个人,越来越不正经了。或许,你从来都没正经过,是我把你想象的太完美了。”

“你还会想我?”

龙飞逗她,“少年怀春啊?”

清新美好的妹子一个人的时光

“你……”

柳如烟回过头,冲他都举起了拳头。

她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两三句话就面色通红,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家伙交流。

两个人一起来了家门口,柳母已经从城中村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间两室一厅的公寓。

在路上,柳如烟给他们打了电话。

柳母和柳文瀚生意也不做了,从学校的小饭店回来张罗着给龙飞还包起了饺子,搞得跟大姑爷上门似的。

龙飞借花献佛,把刚从昆仑山采摘的雪莲给他们带了一个。

这东西炖上莲子,八宝,可是相当美味的雪莲莲子八宝粥。

昆仑山的雪莲,可不是一般的雪莲。

里面精气丰富,普通人只敢吃上一点,不然肚子非得被精气撑破不可。

进门后,柳母激动地上来招呼。

龙飞把手里的雪莲交给了柳母,这种在俗世可拍出天价,至少上千万的东西,他就随手用塑料袋拎着,搞得跟大白菜似的。

他交代了下,让柳母千万要记着,不然非得吃出毛病不可。

柳母笑着点头,招呼他和柳如烟在沙发上坐下。

柳文瀚系着围裙,正在厨房下饺子,让龙飞稍等一会,要跟龙飞喝上一杯。

龙飞笑着应了声,心里感觉有点奇怪,好像在什么地方有过这样的待遇。

柳如烟红着脸,羞的只抓小手,也没有想到父母会搞出这样大的阵仗。

都跟他们讲好了,龙飞过来是鉴宝的,这都搞得跟什么似的。

她呆坐了会,自己家反倒没有龙飞自在。

这家伙吃了个橘子,拿着遥控器换了个猫和老鼠的节目。

柳如烟跟发现新大陆似的,有些好笑的看著他道,“你平时喜欢看这个啊?”

“对啊!”

龙飞很坦然,嚼着橘子道,“成人节目都太污秽了,动不动就是情情爱爱的,我一直都是靠这个陶冶情操。”

“你这个人……”

柳如烟勾勾嘴,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一肚子不正经,竟然还嫌弃人家电视剧。

柳文瀚端着一盘下好的饺子,很快从厨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他冲着女儿吩咐了句,“如烟,把爸的那瓶陈年二锅头拿出来,爸要好好跟你龙大哥喝一杯。”

柳如烟一下更无语了,直接拆穿他道,“爸,咱能诚实一点吗?你才回来一年多,哪里来的陈年二锅头?”

柳文瀚被女儿拆穿,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腿道,“你看看我这个女儿,总是跟我这个老爸较劲。一年的二锅头,那也是陈年的,总不是新的吧?”

“就拆穿你,让你们装逼!”

柳如烟翘了下嘴,起身到厨房的酒柜里翻腾了一会,拿了瓶二锅头过来。

柳文瀚打开酒,给龙飞倒上,不好意思道,“龙兄弟,咱家就这个条件,你喝惯了好酒,可别介意这个啊!”

龙飞笑道,“叔叔,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也是穷家小户长大的,没那么娇贵。”

柳文瀚大笑,冲着女儿教训道,“瞧瞧,人家办大事说话就是不一样。不像你,现在刚当了一个秘书,就敢对老爸这么说话了。”

“爸,到底谁是你女儿啊?”

柳如烟都有些吃醋了,这个老爹,怎么光是说别人的好话。

柳文瀚笑着挥手,让她到厨房拿些蒜过来。

龙飞让她拿些油辣子和老陈醋,真把她当小丫鬟使唤了。

江北人吃饺子,大蒜伴陈醋。

没有这个,饺子哪里能吃的下去。

柳如烟鼓着嘴伺候着这俩男人,从进这个家门起,都没人关心她饿不饿了。

龙飞好久没吃过饺子,跟柳文瀚喝着酒,一口一个,一会就把两三斤饺子解决。

柳母在厨房下饺子,都没有他们吃的快。

柳如烟盯着他的肚子直打量,生怕他把肚子给吃撑了。

开始他以为龙飞只是客套,人家大鱼大肉吃惯了,肯定瞧不上她们家的饺子。

这会她发现自己想错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十足的吃货,逮着什么吃什么,根本就不忌口。

她想起了刚认识这家伙的时候,他在自己的面皮摊上吃了十几碗,当时都被他吓到了。

柳母把最后一盘饺子端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放在桌子上道,“飞啊,对不住了,阿姨今天整的饺子馅少,就剩这么一盘了。你要是没吃饱,阿姨让如烟给你买去,就是时间要长点。”

龙飞摆手,放下筷子道,“别了,阿姨,我真吃饱了,你和如烟赶紧吃吧!”

柳如烟吸了口气,心道你终于大发慈悲,想起我来了。

她刚要动筷子,柳母就敲了下她的手,把饺子推给龙飞道,“如烟减肥,她喝些果汁就行了。飞啊,阿姨知道你的饭量,这些饺子你都吃了。”

纳尼?

开什么玩笑?

我什么时候减肥了?

柳如烟都快哭了,不满的看着母亲,心道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

龙飞笑了下,经不住劝,拿起筷子又吃了起来。

一瓶吃醋,让他吃了半瓶。

人家吃饺子半斤就好,他今天可好,足足吃了五六斤。

半斤三十个,五六斤可是三百多个啊!

柳如烟勾着嘴巴,暗自算了算,心道这家伙的饭量真是跟大象有一拼了。

她到厨房取了根黄瓜,不满意的吧唧吧唧咬了起来。

本以为别人能听出她无声的抗议,谁知道父母一直关心着龙飞,简直是比她这个亲女儿还亲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