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成年抖音视频

.630shu.co,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

“当然当然,炎王妃放心,无论说需要什么,我都一定会给找来。”

对落贵妃来说,这个儿子是她的一切,别说是需要她操心了,就算是要她的命,她都会给。

“没错,只要能治好皇儿的病,炎王妃尽管开口。”

难得,东华帝在这个时候也表了态。

虽然东华帝有自己的心思,可是这话说出来,皇后的脸色可就不是很好了。

“能治不早说,磨磨蹭蹭,非得等着人求是怎么的。”

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说的不合时宜,未免东华帝怪罪,她也赶紧转了话锋。

“想要什么尽管说吧,只要本宫能找到,自然不会推脱。”

变脸如此之快,慕朝烟总算是明白,什么叫变脸如翻书了。

“因为五皇子的病症十分罕见,一些细节上的照顾,恐怕如果不是关系亲近之人,做不到那么尽心。所以,我需要先开一些药,由贵妃娘娘亲自照顾。”

也只有这个亲娘,才不会害五皇子吧。

麻花辫的森系穿纯美少女

说着,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解毒丸来,虽然不能立刻解毒,起码可以先暂时的压制毒性。

只不过,这药里面掺杂了了很多强身健体的其他药材,若是一般的大夫,如果不是特别仔细的检查,只会认为这是用来强身健体的。

慕朝烟拿出这味药,除了是因为五皇子的确需要在解毒的同时,增加自身的抵抗力,毕竟,他的肌肉萎缩还有细胞坏死不是闹着玩的。

同时,也是为了不让皇后发现。

至少,自己发现五皇子中毒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让皇后知道的。

她要以为自己是个废物,根本治不好五皇子,那更好。

要不然,她要是在继续动手,才真的是麻烦呢。

“贵妃娘娘,这瓶要先拿着,每天按时饭后给五皇子服用一颗,不能多,也不能少。是药三分毒,切记不能因为心急就多吃。”

最后这句话慕朝烟说的极重,也是在给落贵妃提醒。

要不然,以皇后的为人,就算在药上查不出问题,她也巴不得在这件事上让五皇子出点问题,还可以一石二鸟。

不但打击了自己,也除掉了五皇子。

东华帝如果在出手,那落家跟炎王府,就是不共戴天,落云夹在中间,后果可想而知。

落贵妃看着慕朝烟,自然不会没有注意到她的话。

“炎王妃放心,我记住了。”

说着,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就想接过去。

“慢着。”

就在她要接还没接的时候,皇后却又突然开口了。

“皇上,这是皇宫大内,什么药没有,从外面带进来的药,万一哪里不对劲,五皇子身娇体贵,哪还受得了这番折腾。”

身娇体贵?

慕朝烟最烦的就是这句话。

都一样是人,又不是特技保护动物,怎么就贵了?

真要明码标价,是按个算,还是按斤称?

更过分的是,皇后竟然敢怀疑她的药有问题?

难不成,还想让她自己试一颗?

可是,慕朝烟怎么想皇后可不管,她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呢。

“昨晚宴会,炎王妃就不知从哪拿出了颗说是枣子的东西喂给了炎王殿下,夫妻间的事情,我们自是不好多问,可是,万一带进来的是些别的东西,那不是就麻烦了。”

能跟枣子差不多的能有什么,不就是说慕朝烟万一带着毒药进来,皇上的安得不到保障么。

眼看着东华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皇后忍不住又添了一把火。

“想来,炎王妃从小没有母亲教导,教养跟规矩方面,肯定是要差一些,也是正常的。本想着等那些使臣离开后,臣妾在找机会跟她说说,没想到这次更过分,竟然连箱子都背进来了。唉……”

这下好了,别管慕朝烟上次带进来的到底是不是枣子,都可以列为危险物品了。

原本还以为她会找机会要一颗走,然后在栽赃,没想到,竟然省略了这么多的步骤。

墨玄珲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就是知道,自家媳妇也不是好惹的,看看小媳妇炸毛,也挺可爱的。

可是,他不说话是因为在欣赏自家媳妇,可不是为了听那个女人在那胡说八道的。

看来,自己的不说话,让对方蹬鼻子上脸,真以为谁都是可以欺负的了。

想到这里,墨玄珲猛的站起身来,看着皇后,一脸的冷漠。

“皇嫂对本王的王妃意见很大啊?还是说,以后每次进宫,都要搜身?”

搜身自然是不用的,但是其他官员每次进宫,也的确不敢多带什么。

即使是武将,没有皇上的允许,也得在皇宫门口交出武器,寄存在那里,等回来的时候在取走。

唯独炎王,谁敢告诉他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寄存?

除非是那些人都不想活了。

哪怕是东华帝,也不能真的就这么决定。

毕竟,墨玄珲身上的手谕是他死去的老爹亲手给的,可以跟他的圣旨起到一个作用了,难道,他要打他死去老爹的脸,让天下人看看,现在的皇帝是如何质疑先皇决策的?

真是越想越头疼。

皇后的脸色就更是难看了。

原本她看着墨玄珲一直不说话,还以为是他在生气慕朝烟刚才扶着五皇子呢,没想到,这个时候会突然蹦起来。

但是,皇上都不敢得罪的人,她就更是不敢得罪了。

“炎王误会了,本宫是担心,这药是从宫外带来的,那些药铺经常以次充好,怕影响了五皇子的身体。万一出了事故,让世人都误会炎王妃,就不好了。”

皇后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用眼睛悄悄的看着东华帝。

她心里着实是不痛快。

看看人家的男人,女人一受委屈,就立刻蹦出来了,在看看皇上,她被炎王如此质问,他就跟没看到似的。

原本还以为,炎王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懂什么叫怜香惜玉,现在看来,不懂怜香惜玉的,是她身边的这位。

夫妻这么多年,也终究敌不过权势地位,以至于彼此的猜忌,哪还有什么感情可言。

“既然担心我们的药不好,又何必让我们来治?真以为本王的王妃没事干了么?”

说着,一把拉过慕朝烟,就要往外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