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免费看视频软件

短暂的沉默之后,宁溪屏足一口气。

“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有诚意的求婚,鲜花没有,戒指没有,就连单膝跪地也没有,请问我凭什么要答应你?”

说完,她故意推开了战寒爵,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他的视线。

心跳却有些微乱。

如果这句话是在两个月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是现在迟了六十天,已经一步错步步错。

她的生活还一团乱麻。

结婚?

再用一纸婚书把自己束缚起来么?

宝贝幸灾乐祸,拍拍小手掌:“o,妈咪又拒绝了大魔王呢。”

“不想我把你丢下来就给我闭嘴!”战寒爵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跳。

他和宁溪明明都不是聒噪的人,怎么宁宝贝这么叽叽喳喳?

文艺范少女手捧鲜花俏皮双马尾清纯写真图片

战宸夜手肘微曲,做了个鼓励的姿势。

“妈咪心很软的,你再多哄哄她吧,加油,我相信你。”

战寒爵:“……”

……

服装店。

一家四口踏入其中,店员看到战寒爵身上昂贵的手工定制西装时,笑容灿烂地迎了上来。

“先生,太太,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够帮您?”

宁溪也懒得去解释她不是他太太了,大概说了要求,店员心花怒放。

“没问题!请两位小朋友来跟我去量尺寸吧?”

店员笑着带两小家伙去了内室。

量尺寸的刚好是个年轻女孩,看到宝贝和小夜夜眼睛都直了!

再透过玻璃窗,看了眼外面等候的父母……

“这个东方娃娃好可爱。”

“皮肤也嫩嫩的,吃什么长大的?”

“一家四口出来玩么?看着我都想要结婚生孩子了……”

小夜夜始终保持和善的态度,甜甜地喊姐姐:“尺寸稍稍宽一点哦,我们最近长个子很快的。”

“知道知道。”女孩忙不迭点头。

小家伙们摊开手臂,任由店员们量尺寸。

一个女孩忍不住偷偷捏了宝贝的脸。

宝贝也不生气,只是有些哀怨地叹息:“不要再吃我豆腐了,我不喜欢你这一款。”

“哈哈哈,你还知道什么是喜欢?”

宝贝指着玻璃窗外的宁溪:“看,那是我妈咪,想和她黏在一起,见不到她会想她,听不到她的声音会心痒。”

店员们:“……”原来是对亲人的喜欢依恋。

“你们和你爸爸长得可真像,以后一定会是个大帅哥,有好多女孩子喜欢的。”另一个女孩夸赞道。

宝贝原本还很平静的心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炸了。

“不要再说我像大魔王了,我明明更像妈咪的。”

“呃……”女孩一怔,捂着嘴偷笑:“可是妈咪很秀气,像她更多,你不就显得男生女相么?”

战宸夜闻言都忍不住点点小脑瓜:“说得有道理。”

宝贝:“……”

好气哦,可是还得微笑。

……

站在玻璃橱窗前,宁溪欣赏着挂在展示台上的手工定制。

每一个橱窗顶端都打着灯。

明亮的灯光下,每一件衣服都被渡上迷离的光圈,无比瞩目。

而店铺最中间的展示台上赫然陈列着一套完美的白色婚纱。

抹胸婚纱摇曳拖地,欧洲宫廷式的风格,闪烁的碎钻点缀着裙摆,优雅高贵,同时不失飘逸仙气。

当她的视线扫过这一套婚纱时,心有一瞬间的剧烈跳动,真的很美。

但她很快挪开了视线。

战寒爵不知何时跟了上来,就和她并排站着:“喜欢这套婚纱么?”

“不喜欢。”宁溪口是心非的回答。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很喜欢。”战寒爵固执道。

宁溪拳心微微收紧,扭头和他平静对视:“喜不喜欢都和你无关,战寒爵,我已经拒绝你的求婚了,别再做无用功。”

“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是无用功?”战寒爵眸光深凝,眼底只有她一人:“和我结婚,做我的战太太,让两个孩子都上战家的族谱,享受尊贵,这样不好么?”

“我的孩子不在意这些虚名。”

“我在意!”战寒爵语气忽而加重,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我想给你和他们更好的!”

明明声音很重,可宁溪却觉得听得没那么真切。

卷翘的睫毛翕动了下。

给她更好的,就是当着程颐的面羞辱她?

“我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和我分开,独自抚养孩子就是你所谓的很好么?”

战寒爵想到她那天在假山后的控诉,不到二十意外怀孕,人生一夜之间跌落谷底。

挺着肚子去上班,睡过马路,被人歧视,被人讽刺……

薄唇紧绷着,清冷的眉眼里满是懊悔。

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出她?

宁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变得急促了些:“我定义好坏的标准和你不一样,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

“是因为程颐,还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

“……和他们都没关系。”为什么突然又扯到了程颐?

宁溪最不想的就是把别人牵扯到他们之间。

“那就是老九?”战寒爵眸光一沉。

“不是!”宁溪有些恼了,瞪他:“你还没明白么?无论有没有其他人,我都不会和你结婚的。”

“理由,我要一个理由。”

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萦绕,战寒爵忍着想要把她拥入怀中狠狠深吻的冲动。

宁溪不明白他怎么这么固执。

“理由就是我现在想先立业,我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够了么?”

“嫁给我,我可以做你强大的后盾,帮你实现梦想,你根本在敷衍我。”

宁溪:“……”原来他还能听出来她在敷衍啊?

真是了不得,还以为他已经丧失了理智。

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战寒爵突然伸手掰着她的下颌,紧紧盯着她,语气开始多了一丝哄骗。

“我会给你补上鲜花和戒指,不要逼我用你不喜欢的手段,你最好快点答应我,否则……”

说话时,他越来越低下脑袋。

马上就要贴到宁溪的脸颊上了……

这种若有若无的瞹昧,让宁溪气血直冲头顶。

“大半个月前,我被人拖去小黑屋,发生了很恶心的事。”她突然哑着嗓子开口,咬着下唇,眼睛泛红:“我很脏,你现在还想娶我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