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二维码

() 陆隐震惊,他知道天星功相当不简单,但居然超过了剑宗,剑宗可是内宇宙第一流界掌舵宗门,可以算是人类星域最强宗门,什么宗门可以超过它?

“运转天星功,一般人看不见,但通过光幕直播,宇宙总会有人发现这门功法的痕迹,你没有暴露是对的,但,接下来你要面对的那几个对手都很强大,你要提前做出选择,是暴露这门功法为自己争取胜利的希望还是不暴露,硬拼下去”界域导师严肃道。

陆隐目光闪烁,这个问题他也考虑过,但没有结果,“导师,如果被那个宗门发现我会这门功法,有什么结果?”。

界域导师嘴角上扬,“你是想知道第十院会不会保你吧”。

陆隐尴尬。

界域导师认真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第十院肯定会保你,不止第十院,整个星空战院都会保你”。

陆隐松口气,那就好。

“但是,绝对保不住你”界域导师话题一转,语调怪异道。

陆隐一愣,看着界域导师,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宗门名为天星宗,是整个人类星域最强宗门之一,你也体会过天星功的强大,应该理解那门功法的恐怖之处,你觉得谁人能挡?随便出来一个宗门长老都可以横扫内外宇宙,你不用指望有人能保住你”界域导师随意说道。

陆隐无奈,“知道了,导师,我不会暴露功法”。

界域导师看着陆隐,竖起一根手指,“下一场,只要下一场战斗你不暴露就不用担心了”。

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

“为什么?”陆隐迷惑。

界域导师闭上双眼,开始休息。

陆隐迷茫,下一场有什么特别的吗?他不解,摇摇头没有多想,踏入界域山,等待第七场抽签战的来临。

与此同时,第三院,颜清夜王弯腰躬身,面对光幕上的年轻男子,头都不敢抬。

“记住,想办法解决那个陆隐,能免疫剑宗第三剑,这种人不应该存在,我已经跟星空战院那些老家伙打过招呼了,下一场,你的对手就是他”光幕内男子沉声道。

颜清夜王坚定道“是”。

“有没有把握?”男子看着颜清夜王问道。

颜清夜王目光凛然,“我已经练成了夜王身,他必败无疑”。

男子满意点头,“剑宗第三剑是对精神的极致伤害,夜王身是对**的极致伤害,他能免疫第三剑却不可能对抗的了夜王身,下一场是最后一战,我要你打的他精神崩溃”。

颜清夜王握紧双拳,“是”。

很快,第七场抽签战即将开始。

平原再度被修复,就连那座高峰都完美重现,不过不在平原内,而是在平原外。

下面的战斗太过激烈,摧毁平原只是很普通的事,战院导师并不傻。

“还要那座高峰干什么,看着碍眼”有学生不满。

旁边有人道“那是标杆,胜者才可以登上去,这是学院为所有学生竖起的榜样,也是做给宇宙无数人看的”。

“说白了就是装逼”大炮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插了一句嘴。

高峰之上,一道道人影出现,八强之中,除了格兰蒂尼梅比斯,其他人都是各院首席,打到现在出现那么多天才强者,十大首席还能留下七个,星空战院很满意了,当然,不可避免首席之间的战斗要开始了。

第一场就来自采星女和风尚。

风尚看到对手是采星女的时候脸色顿时苦了下来,他战斗经验丰富,不怕任何人,哪怕面对刘少秋也敢一战,但面对采星女他真不知道从何下手,因为压根不清楚这个女人的攻击方式。

采星女面带微笑看着风尚,“我记得我们从未交过手,这还是第一次”。

风尚无语,“早知道这场面对的是你,就应该缠着你打个十场百场”。

采星女含笑道“跟我对战,战斗经验没用的,因为我的攻击方式在于卜算,在于–看透未来”。

风尚翻白眼,傻逼才信。

很快,擂台平原上,两人的战斗开始了。

陆隐几人紧盯着下方,都看着采星女,她的攻击方式到底有什么秘密?

没一会,几人惊讶,风尚的攻击部落空,哪怕他以场域覆盖整个擂台平原,妄图压制采星女也没用,采星女真的好像可以卜算未来,总是能先他一步避开,让他攻击落空。

没一会,风尚脸色就白了,采星女明明在眼前,但就是打不到,这种感觉憋闷的要吐血。

“我说,你就不能打两下吗?”风尚忍不住大喊。

采星女嘴角含笑,“可以”,说完,轻飘飘冲向风尚。

风尚掌心下压,“风旋斩”,这一掌击败了煞,对面采星女,他毫无保留,一掌拍出,掌中旋转的风刃撕裂虚空,覆盖式攻击。

然而结果还是那样,风刃直接穿透采星女,攻击在大地上,将整个擂台平原轰出巨大的坑洞,“还没完”风尚反手又是一掌,风旋斩不止一道,掌心还有一道。

但依然被采星女躲了过去,不过此次采星女并没有完避开,而是贴着风尚掠过。

场面寂静无声,所有人震撼望着风尚缓缓消散的身体,一股凉意打心底里冒出,究竟怎么攻击的?

陆隐眼睛眯起,他还是看不懂,这个女人速度不快,却可以从容避开风尚极速的攻击,明明没看到攻击方式,却秒杀了风尚,到底怎么回事?

韩冲,颜清夜王也同样不解,采星女太神秘了。

平原外,刘少秋目光闪烁,紧盯着采星女,所有学生中唯有他感觉到了那一丝攻击之意,跟第三剑很相似,不过比第三剑还要隐晦,怪不得离开剑宗时掌教说过,十院大比,自己最主要的对手就是采星女,这个女人绝对是第三剑最好的交战对象,可惜中途冒出个陆隐。

想着,刘少秋目光扫向高峰。

陆隐皱紧眉头,忽然察觉到刘少秋的目光,转头看去,两人对视,一刹那,陆隐想起了什么,再次看向采星女,难道,她的攻击类似第三剑?

采星女坐回高峰,含笑看了众人一眼,显得很神秘。

陆隐收敛心神,有可能,那种攻击精气神的方式无影无形,按照采星女的神秘还真有可能玩这手,既有用,又显得高大上,可惜自己只会一招白夜拳,用处不大。

很快,第二场对手出现,韩冲与刘小云。

韩冲也很神秘,尤其对夏夜那一战让人不解,画画,明明很柔弱的战斗方式,却变得高深莫测。

不少人看向刘小云,不知道她能将韩冲逼到什么地步。

“比赛打到现在,所有人的底线都差不多清楚了,你不是我对手”平原上,韩冲淡淡道。

刘小云握紧剑柄,“起码要知道差距”。

韩冲随手一挥,“所有人都称我为画圣,我就画出一幅万里江山,让你破”,说完,身前,星能作画,高山,河流,森林,茅屋,等等,构成一幅以星能为墨的山水画。

刘小云握紧剑柄,脚底气浪四射,逐渐蔓延整个擂台平原,这是她的场域,剑的世界,攻击范围笼罩整个擂台平原。

而韩冲的山水画越来越广,同样笼罩整个擂台平原。

随着无尽剑雨下落,虚空被撕裂出无数裂缝,与山水画于虚空击撞,所有人眼前场景扭曲,明明虚空被粉碎,却还是被那副山水画生生托住,让无数空间裂缝被阻挡。

这一幕相当壮观,覆盖整个擂台平原的攻击足以轻易粉碎域主级强者,一刹那,原本被修复的擂台平原再度粉碎。

高峰上,陆隐皱眉,刘小云攻击范围是很大,妄图以范围抹平速度的差距,可惜太散了,每一道攻击虽然足以秒杀域主,但却达不到重伤界主的程度,这种实力还比不上刘少秋第一剑,怪不得远离剑宗,她虽然是刘少秋的姐姐,但在剑宗,所有人都会拿她跟刘少秋比较,高下立判。

刘少秋同样皱紧眉头,这一招无尽剑雨让他相当不舒服,这个姐姐路走错了。

穆然,刘小云对着韩冲斜斜一斩。

不少人突然想起图博,图博就是被这一斩秒杀。

这是一招模仿十三剑的攻击。

韩冲目光一动,单手一招,山水画中的一座高山被招来,被顷刻斩裂,不过刘小云这一剑也被抵消。

“不错的一剑,可惜对我没用”韩冲淡淡道。

刘小云收起长剑,“我输了”,说完,离开往生界。

她已经倾尽力,但韩冲,还没怎么出力,差距很明显。

两场战斗,败了两位首席,而第三场战斗双方分别是格兰蒂尼梅比斯与道博。

不少人看向高峰,那里只剩两个人,陆隐与颜清夜王。

场景跟上一场何其相似,陆隐也是最后一场。

颜清夜王并不意外,那个人早已告诉她结果,而她,也根据对陆隐战力的分析模拟了数遍,她必胜。

陆隐扫了眼颜清夜王,巧合吗?自己居然对上了夜王族,刘小云说过让自己小心夜王族,这会不会是一个试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