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猫咪app地址呗

书迷楼 ,精彩免费!

清舒不愿再跟青鸾谈论宅子的事,当下转移了话题:“马上就中秋了,你中秋后可要返回学堂继续教书?”

青鸾苦着脸说道:“经业一定要我继续去任教,说让我教完这个学期明年再休假。”

清舒笑了下说道:“其实去教书也挺好的,整日呆在家里也挺无聊的。”

这话其实她说过不止一次,可惜青鸾听不进去。

青鸾摇头道:“我在家也没闲着,我给孩子做衣服鞋袜搭理他的三餐每天都忙得不行,等去了学堂任教就没时间做衣裳了。”

说完,她一脸苦恼地说道:“经业的意思等出完月子就让我返回学堂继续任教,反正我们就住在旁边也照顾得了孩子。”

“你答应了?”

“答应了。”

她是被逼着答应的,只是不好在清舒面前说经业的坏话。

清舒笑了下又转移了话题:“孩子想好了取什么名吗?”

“没有,姐,要不你给孩子取个名吧?”

夏日头戴小花的清新少女撑伞漫步

清舒摇摇头说道:“这是你们头个孩子自己取名为好,反正你现在也才四个月,不着急可以慢慢想。”

青鸾面露失望之色。

聊了一会,青鸾起身说道:“姐,我先回去了,等过两天再来看你。”

“行,路上小心一些。”

出了屋,青鸾看见站在门口的红姑:“你送我出去吧!”

红姑不明所以,但还是答应了。

走出主院,青鸾压低声音说道:“昨日有个姓乔的找我说愿意出十二万两银子买这个宅子,可我不管怎么劝大姐她都不改变主意。红姑,大姐最信任你了,你帮我劝劝她吧!”

多出来的两万两银子不知道能买多少东西啊!

说完,她还加了一句:“这宅子卖谁不是卖呢?自然价高者得了。”

红姑很是认同地点头道:“二姑娘想说得是,我等会好好劝太太的。”

送走了青鸾,红姑回屋将这件事与红姑说了:“太太,我觉得二姑娘这话说得也对。反正又没签订合约,胡家人要出不起这个价咱们就卖给那位乔大官人了。”

清舒笑了下说道:“红姑,口头约定那也是约定。做人呢,不能言而无信。好了,这事不要再提了。”

谁想那位乔姓大官人特别执着这个宅子,知道清舒不愿卖后将价格提高到十三万两银子。

青鸾劝道:“姐,我看他那个样子咱们将宅子报价十五万两他也会买的。”

清舒听了这话觉得不大对,问道:“胡大官人花巨款买这个宅子是为求子,那这位乔大官人求的什么?也求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许多人为了子嗣连命都可以不要。所以胡大官人愿意出十万两银子买这个宅子,清舒也觉得正常,毕竟钱再多也没孩子重要。可这位乔大官人如此执着要这栋宅子,就让清舒起了疑心。

青鸾既来做说客,一些事还是问过的:“不是。他有两个儿子,乔大官人想让他们科举入仕,在听闻这宅子有利于科举所以就想买了。”

“原来是这样啊!”

青鸾迫不及待地问道:“姐,咱们就卖给乔家吧!他们可是多出了一半的钱,有这个钱咱们做什么不行。”

清舒摇摇头道:“我说了,不管他们出多少钱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

原则是不能打破的。因为破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许多人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让自己变得面目非。

见怎么都说不通清舒,青鸾非常失望地站起来道:“姐,那我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芭蕉过来说道:“太太,太丰县来信了。”

跟着信来的还有两箱子小衣裳跟金手镯金脚镯等配饰。这次送的配饰中,有一个璎珞项圈特别的显眼。

青鸾看着璎珞项圈中间那颗宝石不由说道:“姐,上次我在珍品斋看到一颗比这颗还小些的红宝石要一千二百多两银子呢!”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如今沿海一呆寇贼横行,海船无法出航,所以这些宝石的价格都上涨了。”

不仅各色宝石,就连许多香料都涨价了。

青鸾皱着眉头道:“姐,你说沿海一带的混乱什么时候能停止啊?”

“应该很快了。”

青鸾压低声音说道:“姐,很多人都说福建很邪门,谁去谁栽。现在都在暗中猜测这次新任的总兵什么时候出事呢!”

清舒早听说此事,甚至还有人无聊地下起了赌注:“你别听这种闲言碎语,什么邪门,不过是巧合罢了。”

“姐,你跟我说的,一次两次是巧合但不可能次次都巧合吧!这都换了三个总兵了,这要再出事都无人可派了。”

不等清舒开口,青鸾又道:“姐,我听闻已经有官员正上书请求皇上禁海,这事是不是真的?”

“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些天。”

清舒摇头道:“这事我没听说过。不过那些目光短浅的官员上书让皇上海禁,皇上也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那些蛮夷之国的人都粗俗野蛮,不跟他们往来才好呢!”

清舒看了她,说道:“那是你对他们有偏见。其实这些人很聪明,不仅研究出燧发枪,还制作出许多新颖的东西。”

“那不过是一些奇淫技巧的东西算什么聪明才智。”

清舒对青鸾很失望,作为一个老师就该努力吸取新知识教导学生。可惜,青鸾没有。

清舒也不想跟她争辩这些,因为争辩不出个结果:“是否禁海自有皇上与众位大臣商议决定,我们在这儿说也没用。”

青鸾点点头。

等她回去以后,清舒叫来了蒋方飞。她将这位乔姓富商的事说了下,然后吩咐道:“去查下这个人的底细。”

蒋方飞问道:“太太,你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清舒摇摇头说道:“也不是说有问题,只是觉得有些奇怪。青鸾说此人有两个儿子,想让他们能得功名所以就想买下我们这个宅子。可那两个孩子年岁多大,是否已经取得了功名这些她都没说。”

这就是青鸾与封小瑜的差别了。青鸾就觉得这位姓乔既愿意出高价买宅子,到时候钱货两讫就好,所以对于乔家的情况问得并不详细。而封小瑜则将胡家的底细打探得清清楚楚后,才与清舒说这件事的。

蒋方飞点头说道:“太太,我这就去。”

“嗯,别让对方察觉到。”

标签: